迷得罗因

杂食、快乐

轰爆校园paro

四.
“这是今天从隔壁一(B)班新来的转学生轰焦冻。现在开始上自习。”消泽相太用下一秒仿佛要睡着的语调说完离开了表面平静的教室。
“哈哈哈哈哈从隔壁班转来的他什么操作。”
“以前也没见过他啊。”
“不过他真的好帅。”
“周末去吃火锅么,鸳鸯锅底。”
看着自顾自搬了一套桌椅和他拼在一起的轰,爆豪用脚死死抵住轰还想继续挪近的椅子,压低声音问道
“混蛋阴阳脸你想干什么?”
轰内心叹了口气,一脸若无其事地平静坐下。
“因为在B班感觉融入不了班级”略带委屈的声音
“但如果是和爆豪的话应该很好相处吧。”轰看着爆豪露出腼腆的笑容。
(一B班:不,我们根本没见过你)
顿时一股恶寒从背后涌上,爆豪:“好啊,我相处死你啊。”非常怀疑轰的说辞并觉得他动机不纯。
动机的确不纯的轰把一叠看似崭新实则落了灰的教科书高高地在课桌上垒起以示自己的好学。
爆豪瞥了一眼埋首在书堆间不再说话认真地写些什么的轰,从课桌兜里抽出一本微积分。直到自习课快要结束,课桌那头轰推过来一张学生卡,用口型说道
“你昨天落下的。”
爆豪拿起学生卡,发现下面还压了一张空白的小纸片,右下角画着一个向右的小剪头。爆豪把纸片翻过来,背面赫然是一张他刚才低头看书的画像。收好学生卡,爆豪笑以口型回应轰
“你下课死定了。”并把纸片撕成粉碎扔进轰的课桌里。
然而下课后爆豪还没来得及提起轰的衣领,切岛就已经兴奋地过来问道
“爆豪,原来你认识轰么?”
“不认识!是昨天下雨这个沙雕...”
爆豪看着轰原本保持微笑的表情一丝崩裂,接着说道
“昨天不小心捡到的,这家伙脑子不太好使。”
“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没关系学习上遇到问题可以找爆豪。”切岛哥俩好地搂住轰的肩膀十分热心地介绍。
“爆豪很厉害么?”
“当然了,爆豪可是NO.1啊。”
“哼,对手都太弱了。”爆豪表示不屑。
正值课件吵闹,排的并不整齐的课桌里塞满了书本。轰一眼看到不屑背后,爆豪闪着光的自信。
“那爆豪可以辅导我的功课么?”
轰用崇拜的目光注视着爆豪,默默捂住心口
每天都多喜欢爆豪一点。
“我只教一遍阴阳脸你再像昨天一样听不懂我也不会讲第二遍的。”爆豪全然忘记自己原本要干什么还答应了给轰辅导功课。
切岛,真好使。

“家里有些乱,爆豪你随便找个地方坐好了,我去拿你的衣服。”轰推开出租屋的门拐去阳台收衣服。
“半边混蛋你想让我坐哪啊!”
本来只是答应了给轰辅导功课顺道拿昨天的衣服来轰家里,在看到出租屋的全貌后爆豪只感觉自己手臂上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扔的到处都是的画稿,墙角一堆方便面的箱子,几乎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
等轰拿着T恤回来,爆豪已经带着口罩手套在处理一地的垃圾,只露出的一双眼眸里也可以读出他此时的心声“去死去死去死,垃圾去死!”
“啊,半边混蛋快去把你的画稿收好。”爆豪抬头朝站着不知所措的轰吼道,手下动作不停。
“嗯...嗯。”轰愣愣地点了点头,强烈的生存欲和敏锐的直觉让他只是整理着满地的画稿,把他们这样好像周末一起收拾房间的夫妻的想法憋在心底。
“马马虎虎差不多吧。”爆豪扫视着焕然一新连水龙头都快锃亮的反光的出租屋仍有些不满意地说到。
收拾画稿到怀疑人生的轰瘫倒在重见天日的沙发上说到“爆豪连家务能力也很强啊。”
“啰嗦。喂,你家就只有这种围裙么?”爆豪嫌弃地拎着一条印着美羊羊的粉红色围裙道,满脸的你就这品味?
“是超市促销送的。爆豪...是要做饭么?”轰坐了起来,一脸期待地看着围上围裙与厨房锅碗瓢盆毫无违和感的爆豪问到。
“废话,不然你还吃方便面啊。整天吃垃圾食品怪不得脑子里也全是垃圾。”皱着眉在空荡荡的冰箱里只找到一把不知日期的挂面和一个鸡蛋,爆豪熟练地煮着面还做了个溏心蛋。油锅的温度恰好掩盖了背后投来的如狼似虎的眼神。
(轰:不,我的脑子里都是泡咔。)
把面端到餐桌上,爆豪背上书包准备离开。轰一怔明显失望道
“爆豪要走了么?”
语气从期待到失望的转变显而易见,爆豪脚步一顿,抓起搭在沙发上的T恤加快脚步离去。
该死,已经两次像逃离一般,手里的T恤明晃晃散发着不属于他的味道,爆豪感受到双颊不同寻常的热度。
渐渐有了人气的出租屋里,轰独自一人坐在餐桌前。爆豪的手艺很好,盖在面上的鸡蛋仿佛一会温暖的太阳。
接下来的几周,轰也没有和爆豪提起再去他家辅导功课的事情。每天上课仍然会往爆豪的课桌上放背面画着他的画像的小纸片。而爆豪也后知后觉辅导功课在教室里也能进行。
只是猝不及防的眼神交汇,不经意间肌肤的相触,午休时在手旁安静的睡颜总能引起骤然的心跳加快。除去这些,爆豪还是原来的“雄英恶霸”,是会一脚踹上轰的椅子不准他再靠近,被小动作打断后锤着轰的脑袋吼“阴阳脸你找死么”的爆豪。
月考的前一天,轰照例地指着一道十分简洁明了,送分送到家的简单题目问爆豪。
“轰焦冻,不是白痴么这都不会。”爆豪如是说着,却拿过题目写起了比教材解析还要详细的解答过程。
顺理成章挨近去看的轰,一眼注意到了爆豪似乎因他靠近而微微泛红的耳尖,忽然觉得紧张起来,嗓子有些发干。他凑地更近些贴着爆豪的耳畔轻语
“爆豪,我可以...”
“哐当”轰连人带椅被掀翻在地。
“半边混蛋不要在我耳边吹气!”
“喜欢你么”未说出的话隐没在一瞬间黏糊糊的空气中。
幸好,没错过爆豪变得通红的耳尖。
-tbc-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