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得罗因

杂食、快乐

轰爆校园paro

三.
轰爆3
幸亏榴莲头是背对着自己,轰以绝对是毕生最快的速度套上兜头抛来的一件T恤,黑色的衣物一瞬阻隔了视野,近在鼻尖的布料清新得连一丝洗衣粉的味道也没有。轰的心中却波涛汹涌,这丢脸的感觉。
拉上窗帘的教室里,只有爆豪坐着的前排开着灯,中间一条不明不白的分界线后,身处黑影中的轰不由自主地想要朝前,进入前方的光亮。反正最尴尬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轰决定索性丢掉脸皮,循着本能去靠近会在街角比混混还要混混地打架却又会一边不耐烦地解释是老太婆硬塞在我书包里体育课要换的衣服结果下雨了一边扔来一件干净的T恤,此刻与他呼吸着同一方空气的黄发少年。
“叫爆豪胜己么?”轰轻手轻脚凑过去,看了一眼爆豪正埋头答题的练习卷上龙飞凤舞的名字轻声道。
身侧突然冒出一个湿漉漉还泛着水汽的脑袋轻若梦呓地在耳边念着他的名字。爆豪一下没控制住手下的力道,笔尖从卷子的左上角飞到右上角。罪魁祸首在一旁一脸灿烂地笑着说道
“你好爆豪,我叫轰焦冻。”
“混蛋阴阳脸别离我这么近!”爆豪一掌糊在轰的脸上把人推开,内心暗骂自己的颜狗属性没能直接一拳揍上去。
突如其来被糊了一脸的轰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愣了两秒,随即眼神空洞地趴在了课桌上,把脸埋进了臂弯里了。
爆豪转头的一瞬间,轰对上他赤色的双眸,近距离下能闻到的若有似无的特殊气味。电光火石间,大脑一片空白。
这,该死的一见钟情的感觉。
无法用语言准确形容,脸上挨过爆豪手掌的皮肤有些灼热,雨声下爆豪的清浅呼吸却听得清晰无比。似乎突然间能够在T恤上闻到独特气味,轰无法抑制自己的心狂跳不止。
等到脸上的热度退去,轰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紊乱的呼吸,小心把坐着的椅子挪到爆豪旁边。
“呲啦——”凳脚不幸与地板摩擦。
“混蛋阴阳脸你找死么!”被打断思路的爆豪揪起轰的衣领吼道,轰和椅子又回到原位。
没想到爆豪原来是这种暴娇的个性么........可爱!
在心中莫名其妙被自己的臆想萌的不能自已的轰看着爆豪奋笔疾书的样子,想起自己书包里并没有任何有关学习的物品,毅然决然决定空手套白狼。再一次拖着椅子前进,并在爆豪开口前从善如流道
“抱歉爆豪。不过你可以教我这道题么?”轰状似随手指了卷子上的一道题目,手指轻轻触碰到爆豪停留在卷面上的指尖。
像是碰到了烫手的物件,爆豪快速缩回手。
“哈?为什么我要教你啊?”
“我这块知识点学的不是很明白,所以不会写。”指尖相触的感觉很快消散,轰扫了一眼题目飞速地心算得出答案继续睁眼说瞎话道,非常适宜地在脸上露出困惑而好学的表情仿佛书包塑料袋里包着无价的学习宝藏。
“你不会我就要叫你么?”爆豪别过脸,不耐烦地说道。
“难道爆豪也不会写么?”轰露出更加困惑的表情,觉得爆豪的头发虽然看上去扎手但其实应该还挺软的吧。
“我当然会写,教死你啊!”闻言爆豪一脸狞笑地在草稿纸上写下三种解法。
轰一边用一知半解的口吻问道为什么要这样添辅助线借机又朝爆豪身边站了一点一边在心里把激将法列入泡咔守则第一条。
“这个都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虽然这样说着,但爆豪还是另找了一张空白的草稿纸仔细地把验证过程誊上去又讲了一遍。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窗帘外阳光争先恐后从边缘挤入,爆豪的声音近在耳畔,把混混打得倒地不起的手握着笔杆,白净纤长骨节分明,修剪整齐的圆润指甲泛着粉红色,空气里的爆豪味道越来越浓郁。
轰垂眸,爆豪低头露出的一小截白皙脖颈闯入视线,单薄衣物遮盖下的清瘦身躯轰几乎能想象自己如果照着摸下去会一块一块浮现凸起的脊椎骨,连往幽深的下方。
“喂,你听懂了没?”爆豪略有疑惑地看着似乎双目呆滞的轰焦冻问到。
“嗯,谢谢爆豪,我听懂了。”轰一本正经地回答。飘然的情绪险些有些控制不住,拼命绷住身下蠢蠢欲动的恶源。
他不想被爆豪当成变态啊!轰不动声色地狠狠往大腿上拧了一把,试图用疼痛让自己冷静。
而摆好明摆着并不相信轰会了,把两张草稿纸撕下来揉成团砸到轰头上,继续写剩下的题目。
笔尖划过纸面的“沙沙”声在两相缠绕的呼吸声中时断时续,轰占了一个小角趴在爆豪的课桌上,歪着脸盯着爆豪后颈缩着的一笑团头发。
温热的呼吸间或洒在爆豪的手背上,轰的脸在视线不可避免触及的位置,爆豪脑子里突突的乱,字迹越来越狂野,烦躁地瞪了轰焦冻一眼
“不准盯着我!”
驻扎在后颈的炽热视线消失了,爆豪有些慌乱地答完了试卷丢下一句“衣服洗干净还我”脚步匆匆地离开。
装作低头其实仍然盯着爆豪指尖的轰在确认爆豪走远后,勾起被慌乱的主任落下的学生卡转了两圈,拉长声调答了一句
“哦——”
-tbc-
轰:奥斯卡影帝,我,舍我其谁!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