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得罗因

杂食、快乐

轰爆校园paro(名字还没有想)

内心戏丰富美术生轰×年级第一恶霸咔

一.
“爆豪,一起回家么?”下课的铃声一响,切岛就三两步冲到爆豪座位旁,一把搂住他的肩膀道。
“别晃我。”爆豪语气不太好地说着,手中的笔一停顿便在劣质的草稿纸上晕开一团漆黑的墨水。“你先走吧。”爆豪头也没抬地补上一句。
切岛才注意到爆豪桌上密密麻麻写满的草稿纸和他一脸“不就是一道破题我算死你”的颜艺表情。
“不愧是NO.1的男人啊爆豪!”切岛光速收回手,十分懂得与爆豪的生存之道。
“那我就先走了。”
“烦死了,摇滚快滚。”一把三角尺准确无误地命中切岛从教室门口探出的脑袋上方一厘米的门框处。
啊,果然是雄英恶霸。
本还磨磨蹭蹭收拾书包的学生们不由得一抖,三三两两纷纷离开坐着一尊浑身顶着黑色气压的煞神的教室。周二的值日生上鸣电气握着拖把在角落感受绝望。排值日表的人是谁他是魔鬼么!
爆豪胜己,在雄英高中开学典礼上就创造传奇却不自知的男人。以入学考试第一的成绩作为学生代表发言,既没有符合校服穿戴整齐的标准,也没有照着广播里老师说的小跑上台。顶着一头刺猬般的黄发,双手插着裤兜。彼时晴朗的天突然狂风大作,吹得爆豪系的松松垮垮的领带在风中狂乱飞舞,直接被一把扯下塞进裤兜。
“第一
  会一直是我。”
爆豪丝毫没有理会瞬间四起的“我靠,太不要脸了吧。”以及四面八方向自己投来的或鄙视或嘲笑的各种目光。一脸冷酷地离开,裤兜里一截露出来的领带迎风飞舞。
从此,江湖人送外号“雄英恶霸”。包揽除女子项目外的所有第一。
坊间传言,爆豪胜己是道上的人,他的父亲是个赫赫有名的黑道老大,而他,则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道老小,抢勒嫖赌无一不沾。更有匿名人士在学校贴吧上放出他单方面殴打同校学生的照片,被害者更是声称现场惨不忍睹,血肉横飞。再加上爆豪本身重人皆知的暴躁脾气和不想死勿进的危险气场。“雄英恶霸”名号广为流传。
一(A)班的班主任也只好将爆豪胜己安排在教室最后一列最后一排,单人单桌。教室里整日弥漫“为什么命运要这样无情摧残我这一棵祖国的花朵”的惊心胆战的凄惨氛围。
只有硬·男人,切岛锐二郎是个例外。
“爆豪,中午去吃盖浇饭吧!”
不动声色地折断了手中的水笔,爆豪把切岛的头按在课桌上摩擦“吵死了。”并从切岛的桌上拿了一支笔。
上鸣电气偷偷问切岛你是不是被爆豪强迫的。
切岛一头雾水,强迫什么?我们是好兄弟啊。
。。。。。。
好兄弟???现在的兄弟情真瘠薄让人难以理解。

爆豪笔下不停,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将整张测试卷写完了,窗外月光柔和皎洁。
又要被老太婆说了。爆豪匆匆路过没有关门的小房间,余光瞥到堆满要溢出的垃圾桶。
“垃圾,去死。”爆豪将分好类的垃圾袋砸进学校的垃圾集中站,一脸嫌恶地在水龙头下反复揉搓双手好几遍才离开。
拐进熟悉的街道,爆豪隐约听到从街角传来
“小子,哥几个最近手头有点紧又想去找点乐子。你识相的把身上的钱都拿来,我们也就放过你。”
“不然,你让我们找找乐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老大男女通吃啊。”
“动作快点,别想拖延时间。就这个点哪个人闲的蛋疼在外面乱晃,你躲不掉的。”
真·在外乱晃的爆豪一拳往人脸上招呼过去。
街角围了四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脸上哪能穿环就穿着环儿,都穿着紧身皮裤的混混,把一个抵着头穿着雄英校服的学生堵在墙角。
“靠,臭小子,你他妈找...”之前挨了一拳的混混甲捂着左眼道,话没说完,右眼也挨了一拳。
“妈的,敢达老子兄弟活腻了你。”剩下的混混乙丙丁全冲了上来,一点没有一多欺少的羞耻。爆豪眼疾手快把墙角的人拉了出来,转身抬脚就朝混混乙的要害部位踹去。
混混丙一愣,神色阴郁地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从兜里掏出一把折叠小刀。趁着混混丁被撂翻在地上拿着刀朝爆豪捅了上去。躲闪不及,爆豪险一侧身,刀刃从他腰际划过,白色衬衫被划开一道口子。接着一手肘在混混丙背上杵下去,小刀落地。爆豪一脚把刀踢远,脱下书包把倒在地上的四个混混抡了个遍。挨到书包塞着不锈钢保温杯一侧补刀的混混丙直接倒地不起。颤巍巍把他扶起来的混混乙看着眼前的黄发男孩觉得他似乎更有做混混的潜质,有那么一时间竟想要伏地喊“老大”。
“滚。”爆豪背上书包,哑着嗓子说到。
混混甲乙丙丁一瞬间溜得没影。
“喂,下回别一个人走夜路了。”爆豪发现那个穿雄英校服的人头发一半是白色一半是红色。脑子里立马蹦出三个字:鸳鸯锅。
闻言一直把脸隐在阴影里的鸳鸯锅抬起头来,却是黑着一张脸一言不发从爆豪身边经过。
“多管闲事。”把站在他直走行进路线上的爆豪直接撞开两步径直离开。
都还是青春期长身体的少年,身上没有二两肉,实打实的骨头撞骨头。爆豪一时间没想到这样的发展,拧着眉看了一眼鸳鸯锅朝和他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烦躁地在凌乱的头发上揉了一把,两手插兜往家走着,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和爆豪光己解释可以少听两句唠叨。
-tbc-

评论(6)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