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得罗因

杂食、快乐

《有一种瓜叫地瓜》

一个多月没上lof还能有宝宝看到喜欢我不负责任的脑洞感动的鼻涕泡都要出来了。在这个油菜花开的季节我们瑞嘉也要谈恋爱!
另外谢谢 @殷萄棠菓 大宝贝帮我码字好爱你啊!!你怎么能这么好(。・ω・。)ノ♡

无比闷骚瑞×超级幼稚嘉
   切切切切切嘁嘁嘁切切。
   强扭的瓜不甜。
   他再不扭瓜都没了。
   扭扭扭,瓜苗还没有。
   扭个芦苇蛋。
   “…嘉德罗斯大人,注意手下,不要在拧油条了。”蒙特祖玛本低头喝粥,斜视着视线在嘉德罗斯身上,面无表情“嘎嘣嘎嘣”嚼着食堂唯一油炸食品的儿童,突然顿住口步复又咬牙切齿变本加厉起来,最后发展为拧起油条。
   一抹格瑞在祖玛背后的座位坐下,立起一根高傲的后脑勺。
   雷德替格瑞感到头上一疼。嘉德罗斯大人,发色不太对。
   “嗯。”继续拧。
   快被盯出个洞来的芦苇一瞬间激情长高,绷着一张脸走过来,抽走嘉德罗斯手中不成形的油条,塞进一瓶牛奶。
   “…老年痴呆。”刻意压低的身音拂散在凑至耳边又远离的发梢带动的微小的气流中。格瑞转身将没收的油炸食品丢进垃圾桶,步出食堂。
   确认已经不在食堂中所能及的视线范围内,格瑞才从书包侧面也拿出一瓶牛奶。
   同款牛奶,计划,通。
   吸管在口中,无意识地嚼着,他明明顶多少儿多动症。
   嘉德罗斯喜欢格瑞,自认为在暗恋中。
   格瑞喜欢嘉德罗斯,自认为在暗恋中。
   心有灵犀就体现在双方都憋着不说,明明想破头卯足劲要撩对方于无形之中以留下一个桉树意味十足的印象,却在达成目的狂喜一通后,眉头一皱,辅以一节早课时间的运算,神奇得出他喜欢我的概率小于1%。
 
   中午雷德被一语无伦次,面红耳赤的小姑娘拦在楼梯间,对方手中粉红的信封一看便来者不善。
   “雷,雷德同学,请帮我把这个交给嘉德罗斯同学!”
   “抱歉,我不能…咳咳咳咳,什么??!”
   我的心里只有祖玛啊,你不是向我表白吗?我连腹稿都打好了,你给我来这个?
   “为什么?你们不是朋友吗?”说时迟也是快,小姑娘的眼泪说来就来。
   “额…好吧,仅此一次。”为防小姑娘一波眼泪,双目明亮发现自己诡异的回答,雷德一口答应下来。
   “不过,不是朋友。”马仔罢了。
   嘉德罗斯大人唯一的朋友,叫格瑞。
   因为有一种朋友,叫做男朋友。
   接过信封才反应过来自己惹了烫手山芋,雷德只好趁着课间,将其以100m/s²的加速度塞进嘉德罗斯的课桌。
   电光火石,大功告成。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被格瑞瞧了个正着。
   祝老大早日采瓜归。
   隔天瑞嘉便双双旷课缺席,翘的就是实习老师雷狮的课,据说雷狮老师以此为由说他丢了饭碗要变成无业游民,名正言顺住进安老师家中。翌日明明红光满面,神采奕奕。
 
   先是晚自习时,格瑞给嘉德罗斯发信息。
   ×××的油菜花开了。
   嘉德罗斯信息提示音没关。此刻由为明显,格瑞是值日班长。
   很好地贯彻诠释了徇私舞弊,权色交易。
   六点,南门。
   言简意赅。
   格瑞信息提示音也没关。
   妈的狗男男,好歹关下特别关心。
   狂躁,太狂躁了。
   质明,嘉德罗斯便溜出宿舍。其实他昨夜躺在辗转反侧思考并神奇的计算起格瑞的意图。闭上眼睛一阵胡思乱想,假寐成真,错过了格瑞的意图就是想找他谈个恋爱的计算结果。
   格瑞习惯性提前半小时到,却看到一个提前了三小时的呆头蹲在铁栏门旁的石头前,叽里咕噜地碎碎念着。
   证明:格瑞喜欢我
   ∵我年级第一
   ∵我最强
   又∵我喜欢格瑞
   ∴易证得,格瑞喜欢我
   格瑞:我喜欢你
   本精心准备的计划通通滚蛋,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格瑞庆幸自己在某人面前没有原则,只是把心里想说想做的毫无顾虑倒出来。
为什么热恋中的情侣喜欢累死累活爬山赏日出,赏的根本不是日出,赏的是一起去的人啊。
   嘉德罗斯丝毫没有雷德给他看过的恋爱小说中诸如大脑一片空白,大脑炸开了花,心跳爆了的感觉。他只是猛一转头就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格瑞垂眸含笑的注视着他。
   没说了,他嘉德罗斯的男朋友不是那种眼睛里盛着星星的男人,他却是盛着太阳的男人!
   晨辉,微风,小角色小角色,都不如格瑞好看,格瑞疯狂乱他妈好看。
   “格瑞。”没给反应时间,嘉德罗斯一下站起来,捧住格瑞的脸,吻了上去。
   他只想把格瑞按在墙上亲,按在墙上狠狠的亲。
   接吻的感觉果然不是文字所能描绘的,格瑞的嘴唇软软的,与油炸食品比起来绝对完胜;格瑞的脸摸起来也是软软的,他都没舍得闭眼。毕竟视觉与触觉相结合才有更好的感觉体验。
   亲亲亲亲亲亲亲亲

   “还要去看油菜花吗?”格瑞把嘉德罗斯抱进怀里防止他把自己憋死,侧过又吻了吻嘉德罗斯的脸颊。
   “去。”
    谈恋爱去。
    没想到种了个地瓜。
-END-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