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得罗因

杂食、快乐

《情敌名为科举考试原来我才是小三么》【叶黄】

(...对不起我错了不皮了!(ಥ_ಥ))
  黄少天本一介布衣,聪明伶俐。自学成才将家中父亲留下的书无师自通全部研习完轻轻松松甚至是随随便便睡了半场考试中了个秀才。想着守着烧饼铺平平淡淡一辈子能保住小命不错了。连这秀才的考试也是张佳乐偷偷给报的没舍得报名费才去参加的。
  然而,缘,是如此的妙不可言。
  而孽缘它啊,就是一块狗皮膏药。
  这书可不是白念的。叶黄谷风景秀丽民风淳朴,颇具地方特色。当地旅游业十分发,是一大文人豪杰忠爱的风水宝地,惯例登高饮酒、吟诗作赋。乡仕商官的诗篇被小厮听去誊下来做成手帕等小玩意售卖能小赚一笔。若是得了真迹还能好生炫耀一番。广为流传,受得人人赞叹。
  彼时年仅16岁的黄少天对此不屑一顾。
  “这写的什么他们自己心里没点B数么?说话前不会掂量掂量自己肚子里到底多少墨水?”黄怼怼你可爱你说的都对。(嘻嘻)
  但是,一物降一物。
  那日从山顶亭经过,黑压压地围着一群小姑娘争得面红耳赤地朝前挤却又要拍平罗裙上的褶皱,扶正挤乱的发簪。这副景象黄少天以后才明白,后知后觉感叹一句迷妹的力量真是可怕,毫无自知他本人是某人的头号迷弟。也踮起脚探个头来望了一眼,当给吓起一身鸡皮疙瘩。只见知县夫人与一陌生男子交谈,身材丰腴的中年妇女化了当季最受妙龄少女欢迎的粉嫩嫩的妆面,好歹是将脸与他家烧饼有了区分度,只不过是另一个方面的。已是凉秋的天只着一件薄衫,眼神好点的譬如他自己,那条健壮手臂上的一块胎记看的清清楚楚。最可怕的是眼神,黄少天脑子里只剩下“明送秋波”四个字。
  背对着他的陌生男子只留了个后脑勺。两人似乎在交谈什么,知县夫人竟拿手帕掩唇,抿嘴笑了起来。黄少天猛缩一下脖子抬脚欲走。忽闻一清越男声缓缓吟起诗来。(...那个自行脑补吧肚子里墨水不够)
  “biu”,丘比特的箭一下命中他的少男心。脑子里混混沌沌犹身处云海浮沉。被一“天煞孤星”锁起来的鲜活情感如沐春阳渐渐复苏。
  耳边唯余那道男声和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仔细听来诵的只是叶黄谷宜人景色,在黄少天听来比起那些装模作样大腹便便无病呻吟的仕官简直好到天上去了。身体不由自主地想向那人靠近。他虽是少年,16岁时身形与一般少女差不了多少。轻而易举走到了人群的最前面。那人站了起来,应是边作诗边写了下来。一双手在透过云层的稀薄阳光下连豆蔻少女也要自愧不如。不觉间,黄少天的胸膛被一种冒着粉红泡泡初触浓稠甜蜜后有一点酸酸的不知名物争先恐后占据塞满。
  一刹那响起来的吵吵嚷嚷将他神游到天外的思绪拉了回来。原先那人已经收笔和知县夫人离开了。身旁故作矜持的少女们不再压抑本性,一股脑全冲上去争抢亭中那人用过甚至是碰过的东西。要不是石凳太重搬不动,整个亭子恐怕都难逃厄运。被人潮推搡着前进的黄少天眼疾手快摸走了石桌上落下的纸扇。一溜烟跑的没影,神不知鬼不觉。那时黄少天还无法理解自己先于头脑的行为。抓着纸扇的时候,内心却像是被针扎了个小孔“嘶嘶”地开始漏气。连那人的侧脸都没瞥见。好在他脑洞奇大无比,一个后脑勺足以让他遐想万千。
  把纸扇揣进怀里夺路狂奔回家,关紧门窗,连大花也给赶了出去。黄少天才深吸了一口气,偷偷摸摸拿出来展开——
  君莫笑
  只三个笔走龙蛇的书法大字。黄少天没来由的心里一阵悸动。这种偷藏了别人私人物品的行为带来的负罪感与悸动在心头打架,最后悸动险胜。看啊,这是那人的纸扇,一定是他垂眸凝神认认真真写下的。在强大的某种滤镜下,黄少天直接忽略了“笑”字最后诡异长的一捺和墨点。
  等他故作镇定地向张佳乐打听君莫笑时,被一阵调侃春心萌动。最终一顿叽里呱啦才让笑得猖狂的张佳乐闭了嘴,却也没打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诶,张佳乐。今天山顶亭的那君什么、君莫笑的。你知道他是谁么?”
  “君莫笑?你问他干什么?”一副熟稔“我刚跟他吃饭”的嘴脸。
  “就...了解一下。”
  “你不是一直看不起那些卖弄自己丁点破文化的人么?还送了个纸猪头的尊称来着。”吞吞吐吐的黄少甚是少见呐。
  “不...他不是那类人。我敢断定,他一定是文坛顶尖登峰造极之人!”黄少天瞬间化身迷弟。殊不知日后他会为自己这两句头脑发热脱口而出之语羞耻到地底。
  “黄少...你该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张佳乐戏谑问到。
  “你、你懂什么。这是对文学的欣赏崇敬。是发自内心的尊敬,是直击灵魂的交流与赞叹!balabala(此处省略一大堆)对!这是崇拜之情!”压下莫名的情愫强行转化为迷弟对偶像的崇拜。“天煞孤星”跑出来作孽,他没有一点把握那人是不是他的命定之人。
  “好好好,崇拜之情。我不认识他,他谁啊?”就皮这一下。
  “不知道才问的你啊!”
  “听你这一番肺腑之言,还以为你和他认识百八十年了。”
  ...不如今晚吃爆炒乐乐?
  后来还是黄少天厚着脸皮从一群小姑娘那打听到。君莫笑只是个化名,那人高中状元却不愿入朝为官,留封信云游四海去了。后皇帝三道昭书才把人召回来每年作科考的主考官。
  考试的前三甲皇帝会设宴款待,连同主考官一起办个五人的小宴。但君莫笑一次也没出现过,皇帝也只好无可奈何地随他去了。
  这才是黄少天沉迷科举考试的真正原因。万一中了呢?万一君莫笑回心转意露面了呢?那可是与偶像面对面的亲密接触。一、起、吃、饭、四舍五入一下,差不多他和偶像躺一个炕上啊。
  ·
  ·
  ·
  许是那日山风醉人,亦或是对面知县夫人势力太过强大。知县夫人操一口娇嗲语气地朝他要一份题字手信手边却只有一空白的纸扇。那叶修自然是bu yao lian的,也懒得再多动那么一下下脑筋,提笔就是“君莫笑”。突然感受到一道格外炙热的视线,手竟不禁抖了一下,成一副残品。只好画了一幅知县夫人的肖像作赔。纸扇被遗忘在角落,他却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气。
  (命中注定的设定真是妙啊
    这章和下一章应该是过渡章,事情都交代完了才好搞事(ಡωಡ) )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