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得罗因

杂食、快乐

【叶黄】《情敌名为科举考试原来我才是小三么》

山大王老流氓诗人叶不羞×狂热小迷弟天煞孤星黄烦烦
  架空王朝就干脆只要达到秀才及以上均可参加京城的殿试(一步一步考哪有空谈恋爱!)
乐乐到底是个什么物种...过几章再说(ಡωಡ)
ooc有,无厘头有,轻微玛丽苏有

  一
  “哎呀,恭喜赵婶儿了,这媳妇过门没满一年就抱上了大胖孙子享起齐人之福了。自备薄礼一份给那大头小子贺岁。”
  “人来就行了带啥礼呀,将来那混小子长大了肯定惦念着李婶的好。”
  “唉,都盼上别人家孙子了。我们家翠花呀...”
  “翠花怎么了?这小妮子生的靓还愁没人要?”
  “愁是不愁没人要,是他只要黄秀才做夫君。”
  “哎那不金童玉女天生一对么?黄秀才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人品更是没的说,两人绝配啊。待他高中功名回来,翠花定定心心当个官夫人。”
  “愁就愁在这儿啊。若真有黄秀才作了乘龙快婿做梦都要笑醒了。只是黄秀才是个一心向仕的,翠花面皮薄,我都替她明示暗示好几回了,黄秀才一点反应也没,不知是真不明白还是装傻充愣。”
  “顾虑这么多做甚,赶明儿我跟你一块去,跟他明说了。叫咱们翠花安心。”
  “罢了罢了,再过一月屠户他家地保大佬该回来了。这孩子对翠花上心啊。出去前就送了一整屋子的礼拜托我说若他回来翠花还未有婚约就再送正式的聘礼来要把翠花娶回家。”
  “那如此也是甚好啊。”
  ……
  这边黄少天已经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桌案上豆丁点大的火焰险些给他吹飞了,虽说这光线可有可无。从拂晓时分起就埋头苦读,这会都已经日上三竿了。捧着写着“君莫笑”的纸扇嘿嘿傻笑了一会,黄少天才站起身来把前夜准备好的饭菜与烧饼扔进灶堂热好,中气十足地喊了声
  “张乐乐吃饭!”
  彼时张佳乐才揉着眼睛从内室走出来,看到桌上伙食眼神瞬间暗淡无光开口损道
  “又和你夫君黏乎一上午?”
  “去你的!是偶像,是崇拜的人。”
  “你都不知道这人何许样貌,他真有这么好?”
  “当然了。能写出如此绝世佳作的人必是仪表堂堂的一位谦谦君子,样貌肯定连头发丝儿都是帅的!”
  黄少天正欲继续滔滔不绝,张佳乐也坐下了往口里塞饼,虚掩的木扉被人猛地推开。
  “大眼儿你来...王杰希你左眼y
又变大了。”
  本来情绪激动的王杰希闻言默默坐下,任由黄少天在自己耳边念叨“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仍十分严谨地奉行着食不言。
  最后张佳乐也放下碗筷问道怎么回事,王杰希才一脸严肃地看向黄少天说道
  “少天,今天下午不要出去。”
  “啊?为什么?”
  “...缘由现在没法跟你说,总之听话别出去。”语毕,王杰希又急匆匆走了。他得赶紧回去试试那字条还揭不揭的下来。
  “...吃白食的,庸医。”黄少天在身后嘀咕。
  远去的背影似乎踉跄了一下。
  日暮时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慢悠悠踱进黄少天家小院。眉飞色舞同自家狗狗大花灌输君莫笑的黄少天立即注意到了他。关了话匣惊喜道:
  “半仙您,好久不见啊。”
  没料到会是这个反应的王半仙明显怔了一下才回复到道骨仙风的姿态,捋着胡须道
  “少天今年有十七了吧。”
  “是啊。”
  “离期限不远了。少天,此次进京赶考会遇上你的命定之人。”
  “命、命定之人?!”黄少天震惊到沉默。
 
  原黄少天小小年纪便父母双亡,却是心灵手巧靠着祖传的手艺做起了黄氏烧饼,还在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种出一只张乐乐来。日子是安稳下来,但坏事是没有预报的。
  大病突如其来,三伏天里黄少天却觉得犹如坠入冰川,冷的哆嗦,父母似乎在前方。就在此时,像是被人拽着后领给拎了出来猛地转醒了。醒来看到的是放大的张佳乐的脸,心里一阵暖意,面上却嫌弃地翻了个白眼。
  张佳乐难得地没有怼回来,指了指旁边
  “喏,那个就是救你的王、半、仙。”最后三个字可以加重了语气。
  黄少天立即投去十分感激的目光,在他开始长篇感激言论前王半仙赶紧先抢过话头并往他手心里放了块白玉道
  “这病不是偶然,你命格太硬,虽心里纯净从未起过害人的念头,但这罪总要有人遭,就全返你头上了。”
  “所以说我就是个倒霉蛋?”还是天生的那种?
  “...也不能这么说,从学术上讲,称之为天煞孤星。”
  你好意思把这称之为安慰?
  “但此玉可保你至十八岁的平安,过后得找到你的命定之人方能改变你的命格。不然,只能选择孤独终老才有极小几率险渡余生。”
  这段话的信息量太大,使人生大起大落太快,黄少天愣了好久才缓过神来
  “那这命定之人该如何寻找?”
  “有缘人自会相见。”
  好想砸了这老头子的招牌。
  “多谢半仙忠告。只是...这玉为何如此奇特是个烧饼模样?”
  ……
  殊不知这王半仙就是一直住在染溪旁的大夫王杰希。那“神机妙算”的牌匾下还贴着“妙手回春”。不过这黄氏烧饼的滋味当真一绝...
  现在是时候还烧饼的情了。不枉他年年365天一天不停地占卜一次,这命定之人总算是出现了。
  沉默的黄少天是不可能长久存在的。
  “半仙可否说的准确一些,比如此人有什么特征?”
  “不要脸。”占卜结果确实如此。
  “...再准确一些?”
  “及其不要脸。堪称天下第一不要脸。”
  一个平淡无奇的一天,黄少天沉默了两次。
 
  (请假装今天是周四(◐‿◑)丹金可能有那么一点点来不及)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