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得罗因

杂食、快乐

【嘉瑞】【10.早安吻】【同居三十题】

【10.早安吻】
  三天了,瑞蛙崽儿还没回来。这蛙在外头耍的时间观念都没得喽。也不发个电话回来,不知道外面一群肤白貌美、倾国倾城的人构成一个叫“瑞吹”的势力极大的团伙专门拐卖你这种格瑞小青蛙么,拐回去进行奇怪的仪式,还……
  !!!蛙给我寄照片回来了。这到哪了,拍的啥呀?哎这城堡真是漂亮,只是冰天雪地的,没给蛙多准备几件衣服,可别给冻到了。瑞蛙大了,有出息了,都交上住在城堡里的朋友了。
  瑞蛙沿着坚冰制成的台阶拾级而上,脚程缓慢。因为从踏上这里的一刻开始,脑海中便涌进如海浪般奔腾的记忆。画面快速倒退至开头,便开始一帧帧播放。
  一间古色古香的卧房,榻上躺着一个脸色苍白,发丝被汗水浸湿成一绺一绺的女人,神色惊恐但坚决地拉着一高手举刀的男人。男人面孔狰狞,声音颤抖地说着
  “本怀胎三月便生产已是怪事,现又生出此等妖物。实乃不详之兆。李某今日定要将这孽障斩草除根!”
  下一刻,刀刃便劈了下来。纵使李夫人声嘶力竭地哭喊
  “老爷不可!这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速度也没慢下一分一毫,但这一刀却诡异地劈歪了,堪堪擦着边缘劈了个空。
  从刀刃的反光中,格瑞看到那妖物是一个…肉球。接着肉球发出金光闪烁,窗外本是晴空万里一刹便惊雷骤至,云层间隐约有祥龙穿梭。异香满屋,肉球裂开了。白烟升腾,朦胧间看见肉球中躺着一安睡色银发小儿。还是个婴儿,就已经好看的一筐话都无法形容他的美貌。小儿缓缓睁开眼睛,妖冶的紫色双眸淡然地扫过屋内二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李老爷赶紧扔掉手中的刀,手忙脚乱地将小儿抱起,如负释重地长处一口气。李夫人喜极而泣,说道:
  “老爷,这孩子出生伴有如此祥瑞之兆,不如就起名叫瑞吒吧。”
  瑞吒生的一副好皮囊,全李府上下没一个不喜欢他的。智力也不同寻常,早早就有神童之称。可他话又极少,身旁也未得一亲近侍从,没人见过他笑。那双紫眸似乎永远平静如一潭古水。只有瑞吒自己知道,他在寻找什么及其重要的东西,在寻找过程中却遗忘了他到底在寻找什么。
  这天,瑞吒心血来潮去海边玩耍。前脚刚踏上沙滩,一条青龙便从海面中冲出来嚷道:
  “你个黄毛小儿也敢来打扰本大爷快活。今天要教训一下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口中吐出巨大的火球,龙尾也摆了过来。战争一触即发。
  片刻后,青龙像一坨泥鳅一样瘫在沙滩上,有气无力地说着:
  “你等着,竟敢打伤东海龙宫三太子,我爹不会放过你的。”维持怒目圆睁的表情许久没有任何动静。猛一抬头才发现瑞吒只是提着烈斩站在一旁,冷眼看他表演。
  “你怎么不过来抽我的筋啊,到这我还没死呢。”小青龙忍不住提醒到。
  瑞吒遂将其直接打死,走了。
  两日后,一骑着拖把的女巫找上瑞吒。他的双眼用布条蒙上,幽幽地说到:
  “我就是传说中的帕·美杜莎·洛·瞪谁谁苟·斯。敖丙和他的整个龙宫都已经变成了石像。现在只要我摘下布条,整个李府也会变成相同的景况。”
  瑞吒举起了烈斩。
  帕洛斯见状,以闪避佩利扑来的速度飞至空中,露一个猖狂笑容。
  “没用的!我有九个头,还有八个已经安置在李府各处,你是来不及的。”
  “你到底想怎样?”瑞吒光速思考后收起了烈斩。
  “很简单,只是想和你玩个游戏。我会给你施个魔咒让你变成野兽。只要有公主愿意吻你就可以变回原状。怎么样,答应的话我立刻就走。”
  “好。”瑞吒答应了,他决定变成野兽后再打死这个拖把头。
  “煤老板不黑,煤老板不黑。”帕洛斯随即念起咒语。
  “砰”的一声,浓厚的白雾散开,瑞吒突然觉得烈斩变得好大。那拖把头笑得差点一头栽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格瑞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笑着笑着,布条掉了下来。
  瑞吒一惊,开口一声“呱”。良久的沉默,无事发生。
  “……额,踏上寻找公主的旅程吧!”溜了溜了。
  那一天,瑞吒终于回想起了自己的原名叫格瑞。于是,青蛙王子格瑞踏上了征程。
  他走了很远的路才看见一座城堡。凭借绿色植物的掩护,格瑞成功潜入了城堡的花园中。花园中有一口枯井,格瑞十分欢喜住了进去,成了一只井底之蛙。
  他在井底住了好久好久,久到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直到有一天,一颗球正中他的脑门,才会想起自己的目的。井口的人焦急得朝下看,穿着华丽的裙子,头上戴着皇冠,关键是看上去长的年轻。应该是这个城堡的公主了,格瑞就叫公主拿井边的桶把他给吊上去,说道:
  “年轻的公主,你掉的是这个金球还是这个银球?”
  年轻貌美的安迷修公主诚实地摇了摇头答到
  “都不是,我掉的是一颗狮狮球。”
  格瑞就将印着五角星的狮狮球还给了公主。安迷修公主十分感激,为了报答格瑞,他表示可以答应一个不违法骑士道的要求。青蛙王子格瑞这就很开心了,他说:
  “可以给我一个…”
  “安迷修!是不是你在我的头巾上画猪头!”这是一穿着暴露的男人闯进来,一把掳走了安迷修公主。
  “雷狮,你等等。”安迷修挣脱开来,示意雷狮注意蹲井口边缘上的青蛙王子。
  雷狮端详了一会,突然爆发出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格瑞。原来帕洛斯说的是真的,你还真的变成了青蛙啊。”
  笑够了,雷狮周身的氛围严肃下来
  “你找错了。…公主在冰雪城堡里。 ”接着就把安迷修公主一把扛起在肩上,大步流星走了。
  格瑞重新踏上了征程。
  这回瑞蛙遇上一个叫“阿妈”的女人,会给他准备食物和四叶草。作为回报,瑞蛙会拍照片给她,也会带伴手礼回去。日子细水长流地过,平平淡淡。但是某人快等不及了。
  “喂,怎么格瑞还不来?”嘉德罗斯不耐烦地扯着身上的礼裙问到。
  “应该…快来了。”缩在角落的紫堂幻表示心很累,这是今天嘉德罗斯第9次问他了。
  嘉德罗斯清楚地记得自己前生是神瑛侍者。因分享牛奶与绛珠仙草格瑞相识相爱。约好在修成凡体后一同在凹凸山脚下盖一间小木屋,在门前还要种满芦荟。谁知醒来只有他一人,定是x创社的人多管闲事,横插一脚。下次碰到不把他们揍得喊“二大爷”他嘉德罗斯不姓格。
  话说回来,原是一迷姓老农在凹凸山下种一颗葫芦籽,没想到竟种出来个人。当场吓得跪下喊到
  “世间无人有比你更璀璨的亮光,我愿俯首躬身待您加冕为王。(并不哈哈哈哈哈嘉吹露出笑容)神仙转世,神仙转世,咱们凹凸村是神眷顾的村子!”然而神仙只冷冷扫他一眼留下一句“渣渣”便转身走了,剩下老农在风中昏厥。
  却说嘉德罗斯寻找格瑞路过一小镇。镇里的人全是一名为“鬼天盟”的宗教的狂热信徒,问路也是一嘴叽里咕噜念叨不清,只有“鬼狐大人”可以勉强分辨出来。问不到路嘉德罗斯十分愤怒,遂直捣他们总部。见到传说中鬼狐大人,脱口而出
  “鬼狐天冲?!”
  “你放屁!老子现在叫一只耳。”语毕,鬼狐伸手将左耳拔了下来血流不止, 结果失血过多导致昏迷。
  嘉德罗斯在他的椅子底下找到一本破破烂烂的本子。上书“剧本”两个大字。写到:嘉德罗斯被鬼狐天冲传销成功陷入沉睡,被放置在冰雪女王的城堡中等待格瑞王子将其解救。
  可是嘉德罗斯表示不信并把剧本撕了。一人突然窜出来说到
  “我、我就是冰雪女王,只要你待在冰雪城堡里,格瑞自然会来找你的。你这样漫无目的地寻找是不行的。”来人是紫堂幻。因鬼天盟众群演讨要盒饭而包工头鬼狐天冲不省人事便转起围攻他。农民工的力量是可怕的,于是紫堂灵机一动,抓住嘉德罗斯这颗救命稻草。
  嘉德罗斯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同意了合作。于是冰雪女王紫堂幻默念“安迷修没有马,安迷修没有马”一座其实恢宏的冰雪城堡便拔地而起。看着直接坐上冰床的嘉德罗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于是继续默念“雷狮没有船,雷狮没有船”嘉德罗斯就穿起了小裙子。紫堂十分机智,在大罗神通棍举起之前解释道因为格瑞要找的是公主所以这是剧情需要。嘉德罗斯用眼神表达你最好别耍花招的意思就躺下睡了。直至今日——
  “今天格瑞不来的话,我就把你扔出去。”九岁一直都是个诚实的好孩子,他从来不说谎的。
紫堂打了个哆嗦,忍不住从窗口朝外看。“鬼天盟”群演毅力非凡,不领导盒饭前绝不会善罢甘休。这时台阶上的一抹绿色身影闯入视野,紫堂激动地回头喊道
  “格瑞来了!”话音未落,嘉德罗斯已经闭上双眼躺好,又突然起身说到
  “你先滚出去。”
  紫堂表示自己很受伤,直接从窗口被扔了出去。
  近了,嘉德罗斯深呼吸平复心情。蹦跳的声音在耳边徘徊却始终没什么行动。瑞蛙很委屈,这一破大房间就一张床,他跳不上去啊!冰床滑溜溜的,瑞蛙尝试爬上去滑了下来以失败告终。
  忍无可忍,嘉德罗斯翻身坐了起来,不顾瑞蛙震惊的目光把他捧起在手心吻了吻。
  白光乍现,格瑞被紧紧抱在怀中,记起了忘记的所有,也回抱住嘉德罗斯。两人在薄暮中深吻全然忘记被丢出去的紫堂小朋友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从此,青蛙王子和福禄公主过上了性福快乐的生活。
 
  格瑞俯下身去,盯着嘉德罗斯的睡颜许久,确定他还在熟睡中才凑过去吻吻闭上的眼眸,下一秒却睁了开来。
  嘉德罗斯一把把人拽了回来锢在怀里,低头在格瑞额上一吻道“早安”。我的青蛙王子还没有吻我,我怎么能轻举妄动呢?
  “早安……那是早安吻。我也想你。”格瑞决定坦率一次。于是就被嘉德罗斯扑倒,按在床上疯狂啃嘴唇。
 

  (格瑞儿总裁终于回来啦。这回比较粗长,最近也在准备新坑所以下周三可能没有同居。。。溜了溜了)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