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得罗因

杂食、快乐

【9.相隔两地的电话】【嘉瑞】【同居三十题】


  嘉德罗斯刚走到门口,门便从里面打开了。格瑞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抿嘴笑说,
  “欢迎回来,饭做好了...”
  接着转身朝里走,背后春色毕露。粉红色的围裙下是一件险及大腿根部的露背毛衣,向下延伸的幽深曲线随着步伐若隐若现,笔直修长的双腿素白,全然暴露在空气中。
  下意识摸了摸鼻子下有没有温热的液体,嘉德罗斯霎时瞪大了眼睛,仿佛自己的头顶被陨石砸中,呆愣愣地说不出话来。第一直觉他家芦荟头发烧烧坏了脑子,抓着格瑞的手臂把人拽回来,自己的额头贴上去……怎么觉得好像他的温度更高?
  怀里的人抬手在他胸口拍了拍,轻笑一声,诡异地透露出几分毫无违和感的娇羞,挽着他走进去。嘉德罗斯决定放弃思考。
  灯光温暖的内厅中涌动着不同寻常的气息,引起太阳穴上突突地跳。格瑞随手就把围裙脱下,领口大敞。声音是异常的低沉与色情。
  “还是要先吃我么?”
  最后上挑的音调隐没在唇齿之间,灵活的舌尖纠缠汲取口中的空气,淫靡声渐起。今天的格瑞分外热情,热情的有些过了头。喘不上气分开时,一条银丝牵连,在嘉德罗斯领口濡湿一小片。
  ...领口?他的领带呢?
  这时格瑞突然抓起他的双手反剪在身后,手里拿的赫然是他的领带,绑住他的手腕向前逼近直至他的腰抵着桌子边缘。
  “格瑞,你...”嘉德罗斯猛然清醒挣扎起来,耳垂便冷不丁被舔了一下,然后一直是格瑞低低的笑声。
  内厅的灯在悄然间变得昏暗,格瑞的手从他的衣摆下伸了进去,触及皮肤是一片冰凉直袭心底。耳旁的笑声逐渐像是老旧风琴让人牙齿发酸的声音。余光瞥到,身旁已是一个巨大的芦荟。震惊之余,衬衣被直接撕开,裤子也被绿手扒了下来...
  然后就听到渺远的音乐声和十分真实的振动。窗帘拂动,凉风萧瑟,寒意是因为他趴在桌前睡着了还没有关窗。迅速反应过来刚刚的一切只是梦境,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就急忙接起电话,格瑞打来的。
  “喂...”没想到嗓音如此沙哑,嘉德罗斯一下不知该讲些什么。
  格瑞似乎也有些诧异,顿了一会才开口道
“你喝酒了?”在脑海里,完全没有嘉德罗斯会生病这个概念。
  是正常的芦荟头,声音虽然清冷但掩饰不住关切,怎么会做那么荒唐的梦?嘉德罗斯刻意压低了声音说到
  “没,我就是想你了。”
  本来只是有一点点想,可是听到格瑞的声音的一瞬间,很想就触碰一下他的温度,在他额上轻轻地留下亲吻。窗外已是黄昏,漫天红光。一层层的云都聚在夕阳残存的边缘。
  很想就和格瑞并肩坐着,看太阳一点一点落下去,感受时光,身旁始终有他。
  “回来后去趟宠物店吧。”那头因他的答非所问沉默良久,只有清浅色呼吸声,也没头没尾忽然来了句。
  “为什么,你养我不就够了。”九岁顿时不满地嚷道。
  “养个我们的儿子。”料到会有这样的反应,格瑞立刻从善如流地笑着答到。
  希望他可以将我寄予的同样想你的热切好好传达。仅有声音连线,格瑞还是习惯地将微微泛红的耳尖藏在银发中。
  “...怎么一定是儿子,万一是个女儿呢?”

(最后一段对话大概有点尬,但就很想写嘉瑞养儿子。这篇时间线连着上一篇老瑞出差)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