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得罗因

杂食、快乐

【8.吐槽对方的生活方式】【嘉瑞】【同居三十题】


  天色仍旧微暗,格瑞从嘉德罗斯怀里小心地挪出来。
  “醒了?再睡会吧。”也不知道嘉德罗斯昨晚又是熬到几点,此时眼神迷迷糊糊朝他领口那飘,半睁半闭地挣扎着。
  一只手被嘉德罗斯一把拽住了,格瑞腾出另一只手来把衬衫领口的扣子扣好。一头乱糟糟的金发埋进颈窝蹭着,还有两声很重的呼吸声。
  “我送你去,回来再睡。”格瑞还是挺佩服嘉德罗斯的这项技能。明明早上困的都睁不开眼睛,却要每天坚持送他。第一次说这事时,格瑞想提醒嘉德罗斯咱俩都有车,就看见一张及其认真严肃的脸。情况可能不太美妙,嘉德罗斯一定是又看什么少女漫画了,还是霸道总裁爱上我这类。表面上先是点头答应着,心想每天都恨不得熬夜到后天的嘉德罗斯早上能同他一起起床的概率大概为1%。这严谨的1%留给嘉德罗斯脑子里会搭错的一根神经。结果第二天格瑞照常下床,睡衣摆刚撩到一半就被一只手拦腰搂住拉会床上。
  “还没有人敢跟我对着干,你是第一个。很好,男人,你成功...”嘉德罗斯把格瑞按在身下,露出一副狂拽酷炫自带王霸(8)之气的神情。
  格瑞正思踌着要不要把嘉德罗斯打晕让他再醒一次,就听“啪”的一声响,才拽到一半肩旁一个脑袋砸了下来没了动静。
  敢情您刚是在梦游说梦话呢?
  叹了口气戳戳头顶发旋没有任何反应,压在身上的质量此刻尤为沉重。格瑞把拳头在嘉德罗斯耳旁捏的“咔咔”作响。
  “..属狗的么?旺财?”肩上被轻轻咬了一口,一小块肌肤上传来一片温热的触感。
  “醒了。”神色清明,以光速翻身下床还不忘在格瑞唇上亲一口的嘉德罗斯,全然一副刚发生过什么事都不记得的模样,伸手去开门。
  “裤链没拉。”格瑞在身后冷不丁一句。
  “...看来是小嘉德罗斯想出来透透气,格瑞快下来,发动机已经在轰鸣了!”
  “别忘了钥匙。”看样子是还没醒了。
  果然搭错的一根神经让格瑞有了一次惊心动魄的经历。在过红灯前一秒嘉德罗斯仍在加速直至压线才猛踩一脚刹车。没注意一个趔趄被安全带勒到,格瑞才发现,
  你大爷闭眼开车呢!
  然后就看见眼皮下的一条缝...
  车还没停稳,嘉德罗斯就急匆匆凑过来,格瑞帮他把已经忘掉的安全带解开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就被按着长长地吻了一通。抛下一句
  “乖乖等我,不准沾花惹草。”嘉德罗斯留了个邪魅的微笑。
  虽说是安全到了公司,但众员工看见他们平时冷酷到炸裂的总裁下车时疑似被自己的左脚绊了一跤...重点不对,总裁今天是被人给送过来的!!快看看走路姿势有没有什么不对!!(你们没被开除真是欧皇的运气)
  明明他才是总裁。
  直到自己的办公室望下去了,还能看见嘉德罗斯驱车刚驶出视野。
  于是伪总裁•真少女•嘉德罗斯习得送完格瑞回家后还能倒头就睡的技能。鉴于他稳如老狗的车技和无法扳正的一根神经,格瑞也就由着他了。只是每天早上免不了早上像是被大金毛粘着嗅来嗅去的了。
  夜幕逼近,迎来了嘉德罗斯活动的高峰期。只见他娴熟地走进厨房,展现了一名家庭煮夫的基本,不对,高级操作。叮当猫似的掏出了一桌冒着热气的饭菜。
  本已长舒了半口气又冲回冰箱前打开一看,恨不得把头都钻进去找。格瑞的牛奶喝完了,嘉德罗斯以世界末日来临之势火速赶往超市进行物资补贴。也不知道格瑞什么时候养成睡前一杯牛奶的习惯,回忆一下,昨天的吻是xx牌牛奶味的...
  记得有一回,他无心创作就拉着格瑞一起玩物丧志,两人以床位阵地,进行两军的友好交流(纯盖棉被儿聊天(ಡωಡ) )腻歪一会后,困倦袭来,嘉德罗斯也就顺势搂着格瑞睡着了。
  睡到模糊时,感到格瑞病中垂死惊坐起,“巧合”地避开了他的下巴,“吱呀”一声推开卧室门走了出去。睡眼惺忪地跟出来看见一个芦荟头在冰箱前仰头以潇洒之势...喝着牛奶好像还有“吨吨吨”的声音?冰箱透着昏黄微弱的光,格瑞的唇边沾上了一圈奶渍。
  “你是在喝假奶还是毒奶?”嘉德罗斯晃悠着脚步过去。唇上贴上温软,传进一缕奶香。
  “毒奶。”格瑞朝眨了下眼睛,一本正经道。
  好吧,那他现在有中了叫“格瑞”的毒,还是晚期的那种,一刻不见就要犯病的。
  隔天嘉德罗斯又凑过去问格•牛奶儿•瑞喝的假奶毒奶,被一罐六个核桃正中脑门。看格瑞红得像是要烧起来的耳尖,原来这力度是要把他给砸失忆。
  不过今天饭菜的热气儿都冒完了,他的总裁怎么还不回来?
  今天是格瑞自己开车去的,该不会...☄ฺ(◣д◢)☄ฺ
  哦...总裁事务繁忙,今个儿出差。
  嘉德罗斯打开手机,盯着格瑞的芦荟头像酝酿一会。犯病读条完毕,咽了口口水,烙了个亲吻的语音发过去。
  秒回的一条语音消息。
  “你又偷喝我牛奶了?”隔着很长一段时间后有一个微不可闻的轻吻声。
 

  (还半个月就期末考了。从下周开始停更,考完就牵个驴车来谢罪。)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