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得罗因

杂食、快乐

【嘉瑞圣诞贺文】

   提前先祝圣诞快乐!(今天没更同居)

  寒冰湖,格瑞又一次取回修复好的烈斩。几天前自己就隐隐开始咳嗽,嗓子一阵阵的难受,像是有什么扎根在心里,缠绕住自己的肺部,蓬勃生长,牵动着他的呼吸。
  想着用积分在凹凸系统里买些药,一片森林轰然倒塌,大罗神通棍呼啸而至。
  “喂,格瑞。和我打一架。”嘉德罗斯拔起大罗神通棍,直指格瑞嚷道。
  又来了,格瑞心里烦躁,强压下咳嗽的欲望。难得的拿起烈斩就朝嘉德罗斯砍去。本月第20次嘉德罗斯来找他打架了。格瑞甚至有些怀疑嘉德罗斯每天的日常就是来找他,然后和他打架。这让他有一种自己是对方散养的玩物,脖颈上系着看不见的线,线的另一端握在嘉德罗斯手中的感觉。喉咙口似乎有什么要争着挤出来,愈发难受。
  挥刀力度不受控制地不断加大,嘉德罗斯也燃起了斗志。金色的瞳孔里闪烁兴奋。二人的打斗使周围的树木接连倒地,尘土飞扬。
  雷德和蒙特祖玛站在远处树梢,避免被强大的元力波动波及。雷德偏过头去,问到
  “祖玛,你说照老大这样,还要多久才能追到格瑞?”
  ......
  打斗进入白热化阶段,两人只凭着一股蛮力,每次都恶狠狠地像是要置对方于死地。烈斩和大罗神通棍终于不堪重负,又一次猛烈撞击后,出现无数条细密的裂缝。嘉德罗斯似乎更加兴奋了,扔掉大罗神通棍,赤手空拳前进,试与格瑞近身打斗。格瑞也被激起了战意,但又升腾起一丝无名火气。这样像是主人发现自己玩腻的玩具的新功能一样的兴奋。扔掉烈斩便也向嘉德罗斯打去。
  十足力道在半道上泄了气,格瑞捂住嘴巴猛烈咳嗽起来,喉间有柔软的东西喷薄而出,剧痛让他一时支撑不住半跪在地上。嘉德罗斯也因这一变故,怔了怔道
  “喂,格瑞你...”
  这回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格瑞的眼神比平时更加冷漠。嘉德罗斯竟躲闪不及,凌厉的拳风划过脸颊,轨迹还是擦着脸而去。格瑞借力向前冲去,收起断成两半的烈斩,似乎是有些惊惶地迅速离开了。嘉德罗斯看着远远离去的背影,金色瞳孔暗起波澜汹涌,转瞬间便化为流水般只余傲慢。等雷德和祖玛赶到,就看到自家老大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嘴角隐晦的是微笑。
  摊开的手掌心上静静的躺着一片金黄色的花瓣,格瑞有一瞬间的诧异,那紫眸又变回古井无波,咳嗽的欲望愈发强烈。格瑞打开凹凸系统,界面上飘起雪花,一段文字逐渐浮现。
  选手格瑞,圣诞快乐!请接收任务——圣诞老人。
  饶是格瑞,此时都有些不太淡定,选项栏里只有“是”与“是”这两个选项,无可奈何之下他点击了“是”。点击的同时,天空骤然起雪,转瞬间便白茫茫一片。他自己的运动服也变成了圣诞老人大红色的服饰,银发上凭空出现了一顶圣诞帽,一份礼物名单也发送至他的界面。
  选手格瑞,请认真完成任务,否则会有惩罚。此任务不可放弃。
  格瑞看着灰暗下去的“放弃”选项和鲜红的警告,冷静后就提起地上的礼物袋寻找第一个收礼人:凯莉。喉间不时吐出片片花瓣,数量也逐渐增多。五脏六腑就像被一根透明的丝线紧紧缠住,随意挪动一下,就牵起层层痛楚。格瑞拖着沉重的步伐,找到坐着星月刃的凯莉时,飘飘悠悠从喉间掉出的已经是一整朵花了。面无表情地将礼物丢给凯莉后,转身欲走。只听的凯莉在身后一句,
  “花吐症。”才顿住了脚步。
  “当暗恋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得的病啊,真是浪漫的死法。”凯莉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又嘟囔道
  “居然有圣诞礼物呢,凹凸大赛还真是‘贴心’啊。”
  格瑞任由花朵在身后落了一路,攥紧了那一片金黄色的花瓣,是某人的发色和瞳色。这颗禁忌的种子,是从哪种下的,已经开始发芽。
  体力渐渐消耗殆尽,种子以他的血肉身体为滋养。那鲜艳的花朵在素白的大地上明晃晃的,榨取着他仅存的能量,点点流逝。礼物一个一个被送出去了,只剩下嘉德罗斯。可手里礼物袋子已然空了,他也已经走不动了。这个任务,看来是完不成了。
  格瑞想着,感受体内攀升着的藤蔓一圈一圈裹住他的心脏,越收越紧,跳动着越来越慢。原来凯莉说的是真的,他真的喜欢那个像孩子一样幼稚的家伙。(像字去掉,他就是)从脚底有冰冷不断传达上来,马上就要冻住心脏。
  有阳光闯入视野,是嘉德罗斯一头耀眼的金发,快要灼伤他的眼睛。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出现,这样,就克制不住自己了啊。一直紧紧握着的手松开,重重撞进一个怀抱,已经蔫成一团的明黄花瓣悠悠然落地。
  唇瓣贴上温软还有疼痛,嘉德罗斯力道之大,牙齿相撞时,险些疼得龇牙咧嘴。趁着格瑞张口之际,嘉德罗斯长驱直入,舌头灵活地滑进格瑞的口腔,有花香残余,是格瑞喜欢嘉德罗斯的味道。二人皆是第一次,嘉德罗斯只凭着本能一味地按着格瑞索取。他捧起格瑞的脸,看他闭上了眼睛,睫毛轻颤,银发下藏着的耳尖泛红,二人交换着呼吸。毫无经验,格瑞青涩地回应着嘉德罗斯。有力量回流,那包围骤然碎成粉末。
  牵动着他的呼吸的是嘉德罗斯。
  他想悄悄睁开眼睛,才一条缝隙,就见一双金眸一瞬不移地盯着他,毫不避讳,看他睁眼甚至露出挑衅的眼神。格瑞搂住嘉德罗斯的脖子,强硬起来掌握主动,纠缠着嘉德罗斯。金眸微眯,嘉德罗斯不甘示弱地回吻过来。二人争夺起了主动权,像是打斗一般。来不及吞咽下去的津液就随脖颈滑下。最后两人都喘不过气来,又都憋着一口气,力争谁先放弃。格瑞的双眸中有两个小人,只两个嘉德罗斯,真是犯规啊。
  嘉德罗斯放开了格瑞就把他往怀里揽。
  “我的圣诞礼物呢?”理直气壮,似乎一早就知道格瑞的名单上有他。
  格瑞这才注意到,嘉德罗斯也身着圣诞服饰,那头桀骜不驯的金发想必是接受不了圣诞帽的吧。顺势躺在了嘉德罗斯怀里,心里有长出花骨朵的声音,难得的和平相处的时间。
  “没有礼物了。”
  “那把你自己当成礼物,我也就勉强收下了。”格瑞在阳光下为什么这么好看啊,嘉德罗斯捧起一缕银色的发缕浅吻。
  “喂,格瑞,我不喜欢欠别人的。”
  “所以”
  “所以我把嘉德罗斯送给你。”
  “可以拒...”
  “不可以!”
  嘉德罗斯气急败坏地又一次吻上格瑞,吞没他一闪而逝的狡黠笑容,这一次没有撞到牙齿了。可生疏的吻技,没过多久就又喘不过气。嘉德罗斯似是报复般咬了一口格瑞下唇,留下浅浅痕迹,将头埋进格瑞颈间,深吸一口气。
  “我的。”
  “?”
  “格瑞,我的。”
  冷风吹过,嘉德罗斯抱住格瑞一起躺在雪地上,凹凸世界的落日第一次觉得美,落日的余晖下,时间仿佛凝滞。恋人在怀,雪是暖的。
  格瑞,你是我的心跳。
  “嘉德罗斯,你打算抱到什么时候起来。”(地上其实挺冷的)
  “你不接受,我就一直抱着。”
  “......”
  “喂,你是真要拒绝我么?!”
  “谢谢你的圣诞礼物,我很喜欢。”格瑞破釜沉舟般把头埋进嘉德罗斯怀里,声音闷闷的。
  话音未落,二人身上的圣诞服饰如同光碎一般消失了。
  恭喜选手嘉德罗斯/格瑞,任务完成!
  “你为什么还不松开?”
  “太晚了,我不想松开了。明年的圣诞礼物你要加倍补偿我。”因为我想抱着你一辈子。格瑞,我喜欢你。
  是花开的声音。
  “嗯。”我们的一辈子会很长么?(会!!!)我也喜欢你,嘉德罗斯。
  格瑞主动吻上嘉德罗斯,脸颊绯红。
花吐症的痛楚不复存在,是你的吻,一点也不温柔,却如同光到达暗,粉碎了它。
  我们一起到老。

     -END-

  小剧场1
  “为什么一开场格瑞打那么凶,嘉德罗斯你这么兴奋。这么想揍自己媳妇的么!”
  “当然是因为格瑞第一次不是为了金和我打架才兴奋啊。那个渣渣看见就想甩大罗神通棍。”
  格瑞:哦?
  无事发生。
  金:紫堂走了走了,没眼看。

  小剧场2
  为什么嘉德罗斯知道格瑞得了花吐症?
  凯佬笑而不语。
  为什么嘉德罗斯知道只要一个吻就可以治好花吐症?
  凯佬笑而不语。
  凯佬活雷锋。

  最后一问:为什么嘉德罗斯那么确定格瑞喜欢他?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求求你们了快去结婚吧,九块九我出...

  (还有一个月就期末考试了要进入复习阶段了。所以不好意思日更就改为每周三和周日更,秒破自己的flag.(눈_눈)考完就会恢复日更的。)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