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得罗因

杂食、快乐

【4.一方的起床气】(格瑞篇)


  嘉德罗斯是在刺眼的阳光中睁开眼睛的,从窗帘的缝隙中挤出来的一丝光线,不偏不倚正照着他的双眼。升起的温度昭示着周末的清晨已经流逝,空气中有阳光发酵的味道和格瑞轻微的呼吸声。银发垂下,柔顺地贴在脸颊上。
  嘉德罗斯轻手轻脚地下床穿衣,迈向浴室的步伐有些急促,他面无表情地打开水龙头,把冷水往脸上扑。饱暖思淫欲,他现在肚子是空的,脸上淌下的水冰冷刺骨,可格瑞安稳地躺在他身旁,有一缕银发弯在耳后,神色柔然,素白的脸颊如莹玉一般,淫欲横生。
  水声“哗哗”响了一会,嘉德罗斯穿戴好衣物,格瑞仍是睡着的。嘉德罗斯静悄悄地走过去,猛地把自己冰冷的手掌贴在格瑞的脸颊上。含笑看着那双紫眸骤然就睁开了,神情迷糊着推开脸上的冰冷,翻个身重又闭上眼睛。嘉德罗斯起身把窗帘拉开,阳光倾泻,整个屋子里只有他的格瑞还没跟他说早安。
  他又走回床边,彼时格瑞已经坐了起来,可眼睛仍是半闭。嘉德罗斯吻向格瑞嘴唇,被严实地捂住了嘴巴。格瑞微微皱眉,
  “一股牙膏味。”突然触电般收回手,掌心一片温湿,是嘉德罗斯伸出舌头来,轻舔了一下他的手心。
  嘉德罗斯得逞地笑着,在逆光处说到,
  “早安。”
  却忽然被拽了一把,重心不稳半跪在床沿边,格瑞挪过来,环住他的肩膀,低下头在他的鼻尖上印下一吻。
  “笨蛋午安。”有光束落在他们之间。
  嘉德罗斯怔怔地看着格瑞放开他躺下去,把整张脸都堪堪埋进枕头里,似乎是又睡着了?
  嘉德罗斯无奈地笑了,无声。他把窗帘严严实实地拉上。从被褥间撩开暖暖的发丝,吻了吻格瑞的下巴。
  “午安,好梦。”
  好吧,格瑞总裁,为了我这个闲置在家的家伙奔波,辛苦你了。到华灯初上,夜幕降临时要再补给我一个“晚安”。
 

所以格瑞中间到底醒来了么?
 

   嘉德罗斯是个笨蛋,若不是你在身侧,我怎会安然睡眠?
  我一介薄情之人,努力学习的只是如何产生更多喜欢你的情绪。
  所以我今天这般,一切都是你的错。

  (关于两人的起床气可能都不大能看出来。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同的人会看出不同的起床气的表现方式吧。这两个人本是薄情的,感情燃烧起来也是为了对方,所以起床气也不会太可爱譬如要抱着之类。所以是我把自己心中嘉瑞之间即使神思不甚清明但仍对对方温柔以待的淡淡的起床气的设想,夹带了一些私心,可能有点ooc了?)

评论(5)

热度(55)